“动物天堂”守护者龙周才加:十余载坚守铸就

2019/05/01 10:59

  龙周才加:“动物天堂”守护者。剪辑:綦智鹏

  眼前的藏族小伙儿皮肤黝黑,脸色发红,多年的高原野外生活经历使他看起来壮实魁梧。但是一笑起来,脸上就会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略带腼腆与羞涩。

  年仅30岁,却已在可可西里这片美丽而又神秘的土地上坚持生态保护工作十多年,他就是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可可西里管理处索南达杰保护站副站长龙周才加。

  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可可西里管理处索南达杰保护站副站长龙周才加。受访者供图

  可可西里地处青藏高原腹地,平均海拔4600米以上,高寒缺氧,自然条件恶劣,不适宜人类居住,被称为“生命的禁区”“人间净土”。也正因为如此,这里成了“野生动物的天堂”。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藏羚羊是当地分布数量最多的野生动物。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由于盗猎猖獗,其数量从几十万只急剧下降到不足两万只,濒临灭绝。

  90年代初,青海玉树治多县县委副书记索南达杰带领民间志愿者在可可西里打击盗猎、保护濒危物种最终壮烈牺牲的故事,影响了很多人,龙周才加就是其中之一。

  2006年,龙周才加初中毕业,恰逢可可西里管理局在玉树招聘管护员,他心动了。“我想自己亲眼去看一看,索书记用生命保护的地方,到底是什么样子。”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一个16岁少年的向往之心。说干就干,龙周才加报名来到了海拔4680米的五道梁保护站。

  虽然已做好心理准备,但是面对眼前的环境,满腔热血的龙周才加花了很长时间才适应。

  这里风雪漫天、极度寒冷,每天用电时间只有一小时,而且水资源匮乏,洗脸刷牙都成问题,更别提洗澡。

  而比起自然和生活环境上的恶劣,让这个年轻人更难以承受的是心灵上的寂寞。

  那时候站里只有三四个人,除去巡山的、出差的,有时就只有一两个人在,一待就是一个多月。“寂寞得很,就想找个人说话,有时候就算有两个人,也都已经把能聊的都聊完了。”

  但龙周才加还是留了下来。

  龙周才加和藏羚羊。受访者供图

  在可可西里,藏羚羊不管是迁徙还是回迁都要跨过横亘在高原上车流量极大的青藏公路。而五道梁保护站就承担着“帮助”藏羚羊安全“过马路”的职责。

  龙周才加来可可西里的第二个月就遇到藏羚羊迁徙,跟着老队员去“保驾护航”。

  他到现在还记得自己救助过的第一只藏羚羊。

  高原夏日的早晨,大批藏羚羊在卓乃湖边产完仔回到了后面的山里。龙周才加驱车前往湖边查看情况时,遇到了一只落单的藏羚羊。

  刚出生的小羊身上还带着胎盘和血迹,他上前查看确认没有大碍后就退到了一边,等着母羊寻过来。

  然而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依然没有别的藏羚羊出现的痕迹,担心小羊身体的龙周才加赶紧过去帮它把身上的胎盘和血迹处理掉,并将其带回站上。

  牛奶烧热、奶瓶消毒,再等到牛奶变凉、用手测温……龙周才加说:“我给它喂的可能是它生下来的第一口奶。”

  小羊开始“黏”上了龙周才加。“一直舔我的裤子,晚上我搂着它一起睡,第二天起床,它就用两只大眼睛盯着我,跟着我走。好像认定了我是它的父亲一样。”说起自己饲养的小藏羚羊,这个憨厚的藏族汉子脸上有着无尽的骄傲与温柔。

  这只小羊和后来他救助过的无数只藏羚羊一样,在成长到拥有一定生存能力的时候,被放归到了大自然。

  十多年里,龙周才加已经记不清自己到底救助过多少只藏羚羊了,但每一次,他都会为自己又帮助到了一条生命而感到无比雀跃。

  而更多的时候,龙周才加是在山里度过的。

  为了防止盗猎、盗采,可可西里巡山队每年都会组织大规模的巡山。这片4.5万平方公里的广袤“无人区”夏日沼泽泥泞、大河拦道,冬季冰封雪冻、哈气成霜,巡山的路途举步维艰。

  而这其中最厉害也最常见的,要数沼泽地。

  巡山队员们正在想办法拉动陷入沼泽的车辆。受访者供图

  行走在可可西里,车是“刚需”。但一旦陷到沼泽地里,就变成了“人扛车”。 “雨水多的时候每天都要陷车、挖车、又陷车、又挖车……有时候连车的四个轮子都看不见。”